跳过 s
主页 > 小说 > 短篇 >

我在KTV张开大腿,含着鸡鸡给人骑

 我叫张涵琪,今年十七岁,只是个高二的女生,在我们学校里的外号叫「北
港香炉」?因为我人人都可以插。

  我在今年暑假的时候失去了我的处女之身,这一次遭遇是我一辈子无法忘记
的耻辱,带给我的痛苦也永远无法消除。我不知道原本只是单纯的跟同学出去唱
歌玩乐,怎么到最后却变成了众人的性玩具?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在那个学校上学了,因为我已经变成学校男同学的
公共厕所!「公娼」、「公厕」、「人肉便器」、「北港香炉」、「流动厕所」、
「含鸡大怪兽」…这些绰号如影随行的跟着我。几乎每节下课都会有男生来找我,
即使是到公共场合也不安全,每当我走在校园里面就会有人故意走过来堵我:

  「喂!你就是那个大家都可以骑的婊子吧?过来一下,跟我们到厕所去!」

  我也常常在校园里被干。有时会被男同学们带到保健室里去发泄,去保健室
算是好的,至少有张床,不用躺在冰冷肮髒的地板上。就算是我躲在图书室里念
书,他们也不会放过我,总是把我押到图书室的角落。男生们就坐在椅子上假装
读书,而我就被迫藏在桌子底下,跪在他们两腿中间帮他们口交,他们总是一面
满足的把精液发射到我的嘴里,一面对我说:「干!图书室里有附设流动厕所真
好!」

  更不用说班上男同学常常趁我在体育课前换衣服或上厕所的时候闯进来干我。

  有时是迫我帮他们口交,但更多的还是把我挟制在教室里,再假藉我身体不
舒服要缺课的理由跟体育老师请假,然后几个人轮流溜回教室里侵犯我。不然就
是利用课余时间把我拉到屋顶、器材室或资源回收室之类校园的偏僻角落肏我的
穴。

  他们最喜欢在厕所里干我,倒不全是因为在厕所比较隐密不容易被发现,其
实是因为:

                (二)

  这时突然听到小傑开口了:「哥,怎样?我说的没错吧!涵琪根本就是个欠
人插的烂婊子,随随便便就可以给人家上。」

  我吓了一跳!一转头看到了其它男生不知何时已站在厕所门口观看这场活春
宫了,原本火热的情欲一下子冷到不行,他们每个脸上都带着邪恶的淫笑,小伟
还扬了扬手让我看清楚他手上的摄影机,这时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是早就预
谋好的!

  我刚刚飢渴的淫荡样子已经全部都被他们录了下来,我突然感到好羞耻,觉
得自己好下贱,想要起身逃离这里,豪哥不等我爬起来,便把我按趴下去,我一
惊!一下子酒醒了一半,在豪哥的身体底下挣扎着:「不要啊!放开我!放开我!

青草推荐
一次见网友经历
2019-09-24
[另类]【麻子脸敏萱】
2019-03-27
我和我的好朋友發生關係….(真人真事)
2019-03-27
淫妻愛好的我爲老婆找單男活動記錄
2019-03-27
校长的艳事/学生校园成人小说
2019-03-27
【一个在北京的成都MM自述和老公的性福生活】
2019-03-27